網紅城市現象調查_中去九宮格分享國網

淄博的“燒烤淄味”、哈爾濱的“冰雪奇緣”、天水的“熱辣滾燙”……去年以來,一批城市以各種方式出圈走紅,掀起一波接一波城市文旅熱,也充分顯示出經濟恢復發展的潛力與活力。

“網紅城市”何以頻頻出圈?對擴大國內需求、激發有潛能的消費有何啟示?網紅城市如何乘勢發力推動發展?其他城市如何借鑒?帶著這些問題,近期經濟日報記者赴哈爾濱、淄博、重慶、西安等新老網紅城市調研采訪,一探背后的秘密。

熱于線上源自線下

網紅城市不是新事物。早在2018年前后,重慶李子壩輕軌穿樓、西安永興坊摔碗酒爆火,就讓這兩個城市嘗到了甜頭,不僅成為“第一代”網紅城市,也是霸榜熱點旅游城市的“長紅明星”。

而今,新的市場與消費環境對文旅產業轉型升級、提質增效提出了更高要求,全國文旅產業強勢復蘇,網紅城市以更加迅猛的勢頭競相登場:長沙、理塘、榕江、淄博、哈爾濱、天水……似乎不需要任何前奏,這些城市就驟然紅了。

美團、大眾點評數據顯示,2023年“五一”假日期間,九宮格淄博旅游訂單同比增長2000%;同年4月15日,淄博火車站到發旅客83635人次,創該站單日旅客到發量歷史新高。此后,接力棒交到哈爾濱手中——2024年元旦3天假期,哈爾濱累計接待游客304.79萬人次,實現旅游總收入59.14億元,雙雙沖到歷史峰值;春節假期首日,哈爾濱旅游訂單同比增長244%,門票訂單量同比增長40倍。

相對于傳統熱點旅游目的地,網紅城市打造了文旅業發展的一種新模式,它的出現與社交媒體特別是短視頻的快速發展密切相關。分析此前走紅的城市,都有一個引發大家關注的載體或符號——淄博是燒烤,哈爾濱是冰雪,天水是麻辣燙,榕江是“村超”,重慶是“魔幻8D”,西安是“大唐文化”……這些載體和符號,既是城市特色的提煉,更是連接城市與網民的“密碼”。

網紅城市熱于線上,卻源于線下;走紅的載體和符號看似由網民提煉和賦予,實九宮格則依托于城市獨特的資源稟賦和長期打造的優勢產業。

作為我國現代冰雪文化肇興之地,哈爾濱此番以冰雪出圈并不意外,背后是當地狠抓冰雪產業、冰雪經濟的持續努力。哈爾濱伏爾加莊園總經理韋敏芳介紹,哈爾濱1963年就在兆麟公園舉辦了第一屆冰燈游園會,太陽島雪博會誕生于1988年,今年爆火的哈爾濱冰雪大世界已經有25年歷史。

近年來,哈爾濱持續放大冰雪這個鮮活的城市符號,提出“超長待機”理念,把傳統的冰雪節向冰雪季延伸拓展,陸續出臺了《哈爾濱冰雪文化之都(冰雪經濟)發展規劃(2022—2030年)》《哈爾濱市支持冰雪經濟發展若干政策措施》等一系列政策,并于2023年初開始謀劃實施夏季避暑和冬季冰雪旅游“百日行動”。正是這樣的聚力發展,哈爾濱才迎來了“冬天里的一把火”。

淄博市張店區燒烤協會會長、正味燒烤店負責人劉靜經營燒烤生意已有15年。在她的記憶里,上世紀80年代,露天燒烤在淄博逐漸興起,“淄博是老工業城市,人們喜歡下班后吃燒烤、喝啤酒。淄博人習慣吃面食,用小餅卷著擼串,再配上小蔥解膩,很好吃”。

隨著環保要求的提高,許多城市已禁止看似“散亂臟差”的路邊燒烤,但淄博沒有一禁了之。張店區城市管理局綜合行政執法大隊副大隊長仇文明介紹,2015年,淄博開啟了為期3年的露天燒烤集中治理,“主要下了‘四步棋’:一是依法取締占道經營、無證經營等不合規的攤點;二是規范燒烤‘進店、進場、進院’經營;三是淘汰傳統碳烤爐,發明并推廣了‘無油煙凈化爐’和‘小保溫爐’;四是各區縣規劃建設燒烤城、燒烤大院、夜市街”。經過幾年的攻堅,淄博解決了露天燒烤治理難題,實現了“既要燒烤也要環保”“既要民生也要環境”的多贏。算起來,看似偶然的燒烤熱,淄博其實已經默默努力了很多年。

隨著消費者對旅游體驗需求的不斷提高,城市不僅要靠“吃喝玩樂”吸引游客,更需要不斷提升城市品位和美譽度,與游客產生情感共鳴。淄博是齊文化發祥地,“重工重商、尊賢尚功”的齊文化精神內核為這座城市提供了精神滋養。淄博走紅后,最為大家稱道的話題之一是“誠信經營”。有美食博主自帶秤到淄博10家攤位測試,沒有一家店鋪存在缺斤少兩的情況,甚至有的店鋪還“多送”“免費嘗”。淄博憑借真誠打動游客,“人好、物美、心齊”逐漸成為這座城市的代名詞。

老牌網紅城市重慶和西安的持續火爆,同樣緣自對城市特色的挖掘、堅持和創新。

在重慶采訪期間,多位受訪者不約而同提到2018年的全市旅游發展大會。那次大會確立了重慶“山水之城·美麗之地”的目標定位。恰是2018年前后,李子壩輕軌穿樓的短視頻開啟了重慶的網紅之路。外地人難以想象的奇觀,其實是一座有著深厚工業基礎的山城,結合地形特征為解決居民出行所做的巧妙設計。

作為十三朝古都,西安能保持“長紅”,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深入挖掘和有效整合歷史文化資源。

近年來,西安全面提升秦始皇陵、漢長安城未央宮、唐大明宮等考古遺址公園保護展示水平,打造高品質“博物館之城”。同時,積極運用場景化、科技化、時尚化手段,讓文物活起來,這為西安文旅產業發展打下深厚基礎。曲江文投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趙茜介紹,早在2000年初,西安就率先謀劃設立了曲江文化產業示范區。2018年開始,其旗下的大唐不夜城文旅發展有限公司通過對盛唐文化的深入挖掘,依托網絡平臺傳播,打造了巧笑嫣然的“不倒翁小姐姐”、爆梗不斷的“房玄齡”與“杜如晦”、一動不動的“懸浮武士”等現象級文化IP。

陜文投集團總經理盧濤認為,深入挖掘歷史文化資源,為做好互聯網時代文旅營銷作了鋪墊。從城市建設、公共文化空間打造的角度,做好文化的傳承和展示,有助于實現“網紅”到“長紅”。

重慶師范大學地理與旅游學院教授胡傳東說:“城市最具吸引力的引爆點是等不來、學不來、蹭不來的。它必須建立在對城市地理人文核心要素精心梳理、認真規劃的基礎上,因地制宜提煉,耐著性子培育。”只有長期的持續深耕,才有機遇降臨時的盡情綻放。

城市治理能力的大考

城市紅了,游客來了,數據亮眼了,但隨之而來的還有可能超出承載能力的服務需求,以及身處網絡“聚光燈”下的擔心與焦慮。如何響應游客需求做好服務,抓住機會促進城市發展,對城市管理者來說是一場大考,也是提升城市治理能力和水平的良好契機。

城市走紅,最直接的效應之一是倒逼政府部門提高行政效率。淄博走紅后,八大局便民市場等地短時間內迎來大量客流,停車成了難題。仇文明告訴記者:“我們突出一個‘快’字,1天內完成道路兩側6000平方米綠化帶的鋪設,3天內完成八大局便民市場附近道路的改造提升,重點區域圍擋圍欄、休息座椅的安裝,都是當天定下來當天實施。”

淄博市張店區服務業發展中心副主任趙承滟的講述也體現了這種效率和服務意識。“張店區作為主城區,是承接游客的主力。我們組織市場監管、交通、城管等各個部門的同志集中辦公,隨時解決游客反映的問題。雖然很多問題都在意料之外,但我們的態度是不讓問題過夜。”

今年春節,重慶市巴南區因白居寺長江大橋晉升為重慶最新網紅打卡點。巴南區從1月13日發現大橋出現傳播小高峰,到成立“白家教場地居寺長江大橋網紅點服務指揮部”只用了3天,1月19日觀景平臺等設施就竣工了。這樣的速度在過去是不可想象的。

除了效率,主動服務意識的提升則是另一個要件。當前旅游市場強勢復蘇,既是難得的發展機遇,更是一場服務大考。哈爾濱的經驗是必須從提升感受和體驗入手,通過有溫度的城市管理讓游客感受到整個城市的好客、熱情和溫暖。

哈爾濱的走紅過程頗具戲劇性。它被互聯網關注到,原本是因為冰雪大世界的退票風波,但哈爾濱真誠回應批評,安撫群體情緒,退票、伴手禮是經濟補償,姜糖水、道歉信是精神撫慰,增設提示牌、延時營業是精準開方,而官方后續推出的冰雪大世界建造過程紀錄片和建設者寒夜趕工的短視頻則是文化傳承和價值引領,最終變被動為主動、化質疑為認可。一個商業景點的突發事件,反而成了引爆冰雪季的關鍵點。

“當前消費形式花樣翻新,現有監管理念和手段未必完全匹配。訪談這就更需要增強主動服務意識,探索實施包容審慎監管,助力其發展。”重慶市市場監管局企業處負責人蒲小敏將其總結為“七分服務、二分管理、一分執法”。

在流量經濟時代,網絡熱度能夠給一座城市帶來前所未有的關注度,但當城市方方面面都擺在“顯微鏡”下時,公共服務供給以及消費環節的任何缺位、失位都極易形成負面輿情,對城市形象形成“反噬”。城市在承接流量紅1對1教學利時,必須有一整套應對機制作為保障。

城市走紅后,顯而易見的是“花式寵粉”和游客的極致歡樂,隱藏其后的是當地的極致保障:將接待游客作為“一把手”工程,事不過夜、馬上就辦,精準調度各項工作、解決各類問題、處理突發事件、完善機制流程,構建起黨委領導、政府負責、專班推進、社會參與的組織體系和運行機制,組建跨公安、城管、交通、市場監管、文旅等部門的執法隊伍,形成全市上下“一盤棋統籌、一股勁作戰、一體化推進”的良好局面,全力維護旅游市場秩序和旅游治安環境。

“網紅變長紅、流量變留量的關鍵因素,是要創造‘能消費、敢消費、愿消費’的優質消費環境。”淄博市市場監管局四級調研員周琳介紹,去年4月,淄博市建立了提振消費聯席會議機制,設立辦公室以及食品安全和消費價格等10個工作專班,實行集中辦公,形成常態運行、定期會商、長短結合的工作體系。“五一”假期期間,市場監管部門按照“當日投訴、當日辦結,全員在崗、全天候處置”的工作要求,在人員密集場所顯著位置廣泛公布投訴熱線,上線“您碼上說·我馬上辦”小程序,特急類訴求2小時回應24小時辦結;建立接訴即調先行賠付機制,政府設立30萬元保障資金,消費領域小額糾紛即調快賠。

根據中國旅游研究院的調查,重慶的全國游客滿意度長期排名全國前三。怎么做到的?一個重要經驗是復盤加監督的“硬核”模式。重慶市文旅委主任冉華章介紹,重慶設有旅游經濟發展領導小組,市長擔任組長,協調各方工作,定期復盤重大節假日文旅市場表現;由文旅委與市政府監察辦聯合,對全市各區縣在市場整治效能、投訴舉報處理、安全管理等方面的表現進行大排名,月點評、季通報、年考核。

“我們還曾派出暗訪組拍攝視頻,在市政府常務會議上現場播放、點評,被點到的區縣領導汗都要流下來了。”冉華章認為,抓旅游市場秩序就得有這樣的力度,久久為功,否則,等流量來了才重視,一時半會是抓不起來的。

走紅規律有跡可循

3月初,記者到達重慶時元宵節剛過,正處于重慶旅游的淡季,但解放碑的大街小巷依然隨處可見拎著行李箱的游客,夜晚的洪崖洞還是一片喧騰。街邊此起彼伏的叫賣聲里、五光十色的霓虹燈下,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歡樂。

“這種人間煙火氣非常打動人。”重慶師范大學地理與旅游學院副教授楊永豐認為,被壓抑瑜伽教室許久的跨區域流動需求充分釋放,政府以行政區域為單位促消費,再加上社交媒體助推,是網紅城市出現的直接原因。

“哈爾濱熱”之后,各地文旅局開啟了“花式內卷”模式,期待能成為下一個幸運兒。如何才能成為網紅?雖然無法簡單復制,但一些規律也逐漸有跡可循。

文旅融合是本輪網紅城市最突出的特質。在實踐中,融合的不僅是“文”和“旅”,還包括文旅與其他產業深度融合,不斷創新文旅新模式和消費新場景。

分析此前出圈的網紅城市,大多都有以下基礎要素:

一是特色美食。美食作為旅游要素之一,在城市營銷中分量越來越重。重慶火鍋、小面,西安羊肉泡饃,淄博燒烤,哈爾濱鍋包肉、凍梨,幾乎出現在每一份打卡攻略中。

二是代表性的生活場景。場景更加生活化、日常化、趣味化,是網紅城市與傳統旅游城市最大的區別。相比看標志性景點為主的旅游方式,年輕人更偏向體驗當地人獨具特色的生活。去哈爾濱逛早市、搓澡,去重慶吃火鍋、洗足浴,往往能激起網友“我也想試試”的熱情。

三是“性價比”標簽。網紅城市旅游潮的發起者主要是年輕人,他們傾向“特種兵式”旅游,喜歡性價比高的消費方式。淄博燒烤雙人餐五六十元,重慶解放碑核心景區吃一碗小面只要7元錢,哈爾濱中央大街的鍋包肉48元一大盤。在性價比這一點上,新老網紅城市達成了高度一致。

當然,這些要素是城市走紅后表現出來的“顯性特征”,而城市走紅的“潛在特質”則包含更多內容。

西安市文旅局副局長程銳告訴記者,西安對于文化的挖掘是逐步深入的,以往只是把歷史的風貌原模原樣呈現給游客,現在是進行結構調整,按照新消費需求進行多角度呈現。比如,打造大唐不夜城就是對傳統文化資源的活化,把景區與人民群眾的生活結合起來;長安十二時辰則將唐朝的市井生活極大程度進行還原,創新消費場景。

西安市社會科學院院長高東新認為,要把文旅資源和現在的消費需求,特別是年輕人的需求融合在一起。不光要把它展現出來,還要考慮怎么樣和其他業態融合,帶動相關產業發展。

從參與者來看,這波網紅城市是“Z世代”進入旅游市場的直接產物。攜程數據顯示,淄博最火爆期間(2023年3月到5月)和哈爾濱最火爆期間(2023年12月到2024年1月),其游客群體均以“90后”“00后”為主,占比分別為63%和70%。這群線上瘋狂為網紅城市“打call”的年輕人,正是線下最活躍的游客群體。

有人無法理解那么多年輕人去網紅城市湊熱鬧。重慶師范大學地理與旅游學院教授張云耀提出“旅游心理賬戶”概念,它把人們不遠千里去吃一頓燒烤,或在人頭攢動的街頭拍一張身穿漢服的照片視為存入價值,把這些內容分享后引來的關注視為產出價值。體驗網紅城市的時間成本雖然高,但經濟成本普遍不高,還能帶來很強的參與感和群體認同感。只要收獲的情緒價值超過自己的付出就是有意義的。

中國社會科學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宋瑞認為,網紅城市順應了年輕消費群體需求,提供了超高情緒價值和性價比。可以說,只要年輕人對社交平臺的使用習慣沒有變,城市波浪式出圈的趨勢大概率還將持續。

從傳播方式來看,網紅城市的出現與短視頻大爆發在時間上是吻合的。2018年以后,短視頻平臺迅速發展,使用者越來越多,發布內容日益豐富和生活化,使得眾多城市有機會登上流量舞臺;大量的內容需求促使越來越多自媒體、機構媒體盯著流量話題,直接助推了網紅城市話題討論熱度;而數億用戶每天活躍在短視頻平臺,成為城市走紅的重要基礎力量。

目前,各地政府、景區、企業大多與主要短視頻平臺建立了聯系,并有專門團隊負責網絡營銷。據重慶九龍坡區文旅委黨委副書記黃抒絢介紹,擁有“渝可渝愛”“四喜丸子”的重慶動物園,新媒體團隊多達20人,重慶文旅委還曾邀請影視明星聯動。在西安,“網感”同樣是政府機構和企業的標配,不僅各個政務號經常親自下場營銷,每個旅游企業也有自己的營銷團隊,“毛筆酥”“小南門早市”“盛唐密盒問答”,不斷推出的特色玩法持續強化城市形象。

雖然大多數網紅城市的走紅引爆點是網絡自發聚焦形成的,但相關部門的持續營銷無疑起到重要作用。特別是城市走紅后,相關部門有意識地主動引導和借勢提升,將游客需求與當地發展有機結合起來,十分關鍵。

對網紅城市而言,一次出圈不難,難的是持續輸出熱點,讓自己一直站在浪尖。胡傳東認為,持續培育傳播點的過程還應當與城市更新的規劃設計結合起來。比如洪崖洞火了之后,重慶又在附近改造了戴家巷,既改善了當地居民的生活條件,也讓游客有常來常新之感,形成新的傳播熱點。

做好“長紅”大文章

被當做網紅廣泛關注,知名度大幅提升,是一個城市的“高光時刻”。但對城市發展來講,這只是一個新的開始。能否把文旅“流量”轉化為發展“增量”,把短期網紅轉化為長期促進城市發展的后勁和動力,是網紅城市要持續做好的大文章。

——“旺丁”還需“旺財”。

旅游有很好的藏富于民效應。它直接拉動吃住行游購娛等上下游產業,而這些產業是中小微企業、個體戶最集中的領域,對于穩就業、穩收入、穩經營主體具有重要意義。

周靜跟家人在重慶渝北區一處居民小區開了一家“山城家常菜”,離解放碑有幾十公里,餐廳只有七八張簡易桌。可就這么一家“蒼蠅館子”,因為被網友吃上了“大眾點評必吃榜”,現在已成了“游客專供”。周靜笑著“抱怨”,“有的客人沒下高鐵就打來電話預訂虎皮肘子。我姨爹炒菜炒得手桿兒都要斷了,也忙不過來”。

身處核心景區的商家更不必說了。圍繞著洪崖洞、解放碑、觀音橋的餐飲民宿相當火爆,涌現出楊記隆府、珮姐火鍋等全國知名的餐飲企業。重慶晚陌民宿創始人張女士告訴記者,最多的時候,他們在美團等平臺上掛著80多套民宿,入住率穩定在70%。

天眼查數據顯示,“逛吃逛吃”是網紅城市增長最快的產業門類。2018年至2023年,零售業以及餐飲業常年位居重慶、西安兩地新增注冊企業數量前列,特別是2021年以來,連續3年第一、第二名均為綜合零售、正餐服務。

網紅城市還賦予企業此前沒有想到卻又順理成章的光環效應:本土企業向外擴張時享受到了口碑紅利。

“楊記隆府目前在全國共有60多家門店,只有17家在重慶。”楊記隆府聯合創始人舒波說,進入北京市場時,這家常年排名大眾點評“重慶餐廳熱門榜第一名”的餐廳打出“重慶最受歡迎江湖菜”的口號,幫助企業迅速站穩了腳跟。

重慶金色印象大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胡朝榮記得,當初在西安開店時發出的一條推文下,許多在金色印象“找回雙腿”的客人曬出自己在重慶單日暴走3萬步的經歷,并邀請他們趕緊來自己所在的城市開店,這成為他們全國擴張的底氣。

城市紅了,人氣旺了,經營者心里是高興的。可對于地方政府來說,新添了甜蜜的煩惱——來的人多固然熱鬧,可游客打卡不刷卡,城市旺丁不旺財。

“李子壩春節1天來5萬多人,堵車堵得看不到橋頭,公安、交警、城管派了大量力量維持秩序,但游客在觀景臺拍個照就走了。”重慶上清寺城管大隊相關負責人覺得,“跟投入相比,產生的經濟效益不太明顯。”

新晉網紅城市也普遍面臨這一煩惱。哈爾濱公布的數據顯示,2023年度,按常規口徑監測,哈市共接待游客1.35億人次,比2019年增長41.4%,但全市實現旅游總收入1692.45億元,僅比2019年增長7.4%。潑天人流并沒有帶來潑天富貴。

“旺丁不旺財,總比財不旺、丁也不旺強。”宋瑞認為,文旅要算長期賬。當前客流量是核心,只要人流動起來就有機會。

——文旅熱推動產業興。

對城市而言,走紅帶來的直接收益是重要的,但乘勢豐富消費場景,延伸產業鏈,帶動產業發展,厚實城市發展基礎,則是更重要的契機。

近年來,借勢中國傳統文化熱,西安大力發展漢服妝造產業,著力扶持漢服企業,全國5000多家漢服店,有3000多家在西安。同時,西安還因勢利導,打造以漢服為核心的互動消費新場景,嘗試“動漫游戲+漢服”“餐飲+漢服”“曲藝+漢服”等新的混搭模式,催生培訓機構,也帶火妝造師等職業,延長了產業鏈。

重慶延伸發展演藝產業。重慶雜技團推出的駐場演出《極限快樂》,將李子壩輕軌穿樓、長江索道等元素融入雜技,迄今已演出1300多場;重慶新亞集團將渣滓洞烈士的故事改編成舞臺劇《1949》,配合360度旋轉的立體舞臺,極具視覺沖擊力,已連續上演1500多場,節假日一票難求。

淄博不是傳統的旅游城市,因燒烤走紅后,文旅產業迎來新的發展契機。淄博以燒烤引流,加大全市景區景點宣傳力度,舉辦了“追光海岱樓·奇妙淄博夜”“就在淄博”城市藝術SHOW等特色活動2000余場,淄博陶瓷琉璃博物館、紅葉柿巖、海岱樓等景區成為熱門網紅打卡地。2023年,79個重點文旅項目加速推進,投資完成率達110%。海岱樓鐘書閣經理郝麗告訴記者,“我們拓展海岱樓利用空間,打造餐廳、‘稷下學院’體驗課堂等新場景,進一步提升游客沉浸感和參與感”。剛剛過去的清明小長假,淄博文旅市場熱度持續,熱門景區接待游客人數創近年新高。清明假期首日,八大局游客就多到限流,假期日均客流量超過10萬人次。

哈爾濱積極推動冰雪小樹屋旅游向各領域延伸,做大做強數字經濟、生物經濟、創意設計、現代物流等重點產業,加快構建“4567”現代化產業體系,全面激發振興發展內生動力。哈爾濱林達世界歡樂城旅游文化有限公司總經理于洋認為,哈爾濱是一座有歷史底蘊、有文化特色的城市,還有很多值得挖掘的增長點。除此以外,節事活動也可以發力。他介紹,“哈爾濱本來就有冰雪節、音樂節,我們公司又打造了夏季哈爾濱啤酒盛宴、草莓音樂節等,通過文化消費活動豐富游客體驗”。

——栽下“梧桐樹”引得“鳳凰”來。

“淄博燒烤”出圈后,城市得到了更多關注和發展機會。作為一個工業城市,淄博清醒地認識到,以“流量”效應帶動城市高質量發展的各方面、各環節,才是這座城市追求的“留量”。借助城市流量,淄博抓住時機開展“上門招商”,市縣兩級領導帶隊赴北京、上海、蘇州等地開展招商引資活動,圍繞20條優勢產業鏈邀請外地客商來淄考察,對接引進了一大批優質企業和項目。今年2月19日,淄博召開的“新春第一會”就是聚力突破招商引資和項目建設動員大會。全市上下都希望抓住機遇,加大資本、人才、產業、技術招引力度,把“流量”轉化為發展“增量”,讓城市高質量發展擁有持久動力。

哈爾濱冰雪大世界走紅意外帶火了蔓越莓。撫遠紅海植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峰曾經一天接到過350個電話,都來找他聊合作。

文旅經濟,短期看文旅、長期看經濟。長遠來看,城市發展的后勁在工商業。城市對游客的吸引力和對人才、企業的吸引力,最終還是要看城市的產業基礎和發展前景。

中科搖櫓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落戶重慶兩江新區。公司創始人鄭道勤說:“重慶加工制造基礎強,政府制定了‘33618’產業規劃,吸引新技術新產業。”落戶后,企業很快對接上重慶長安、京東方、賽力斯等企業,近兩年年均營收增速超300%。

數據顯示,僅2023年,重慶就有中國長安線控底盤、吉利動力電池、奧松MEMS傳感器等項目落地開工,慶鈴博世氫動力系統、海辰儲能電池、卡淶新材料、日立能源變壓器等項目建成投產;汽車產量升至全國第二,新能源汽車產量達到50萬輛,AITO問界系列、阿維塔系列等中高端新車型持續熱銷,智能手機產量占全國6.7%。正是這些工業基礎撐起了重慶3萬億元GDP的基本盤,也讓鄭道勤選擇了重慶。

在調研采訪中,有幾點感受十分深刻:

第一,文旅是擴大有效需求、提振發展信心的重要突破口。信心既需要經濟指標的支撐,也依賴社會情緒的引導。文旅消費側重于滿足情感需求,易于增強人民的獲得感、幸福感,且由此帶動的人流、物流和消費熱潮體現經濟活力,顯著提振發展信心、引導社會預期。走紅后,淄博、哈爾濱、重慶、西安等城市都充溢著昂揚向上的奮發精神,想干事、敢干事、能干事的勁頭尤為突出。

第二,城市發展要堅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現需求端與供給側的雙向奔赴。微觀看,要以游客需求換位思考,結合當地優質資源,通過市場機制吸引經營主體和當地群眾參與,打造多業態、多元化文旅產品,全面提高服務質量。中觀看,要延長產業鏈,引導文旅熱向周邊產品和產業延伸,同時發揮好熱點城市的輻射帶動作用,全面整合周邊優質資源,形成合力。宏觀看,要科學制定產業規劃,優化營商環境,讓企業能參與、百姓有收入、游客有收獲,把文旅熱變為消費熱、投資熱、經濟熱,把一時熱變為全面熱、有效熱、可持續熱,把爆發式增長變為細水長流。

第三,文旅“出圈”為城市發展提供新思路。此輪走紅的并非傳統文旅強市,有些地區甚至只能算三四線城市,卻表現出以本地生活為突破口,多個城市形成輪動式出圈、裂變化傳播、接棒式發熱、連鎖反應式發展。這對經濟欠發達地區城市具有很好的借鑒意義。發展文旅未必需要上大項目,立足服務本地居民、創造美好生活體驗,也可能有出圈機會,實現“主客共享、近悅遠來”。

第四,避免網紅城市套路化,創新打造個性化“城設”。反復傳播“寵粉”“抄作業”易形成審美疲勞,扎堆討好1對1教學年輕人見效快但競爭激烈。除年輕人外,還有中等收入群體、親子消費群體、銀發經濟群體等客群待挖掘。各地可結合實際,打造自己的“網紅”。

第五,加強文旅經濟區域合作,更好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當前城市文旅熱呈“點狀散發、群眾自發”之勢,輪動速度較快。網絡文化具有全球互聯互通的特點,美食、美景、中國傳統文化等在全球范圍都有高度吸引力。可進一步加強城市間、區域間聯動合作,加強交通基礎設施、旅游資源、產業規劃統籌考慮,配套互補,形成各自有特色、整體一盤棋的良好格局,提升整體競爭力,吸引區域外及境外客源,延長城市網紅周期。

當前,網紅城市熱還在持續,無法預知誰是下一個“幸運兒”,但每一個網紅城市的出現,都是城市與消費者雙向奔赴的結果,也是中國經濟活力與信心的體現。一個個城市輪動發熱,既彈奏出各自的獨特旋律,又共同構成了壯麗的中國經濟交響樂。(調研組成員:陳發寶 佘 穎 張 雪 姜天驕 張 毅 王金虎 吳陸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